TXT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 > 辛字卷 斜阳草树 第十三节 心中的英雄(第一更求月票!)

金钏儿和玉钏儿也很享受这份“特权”,每日都要来收拾打扫两遍,把冯紫英平素用的书籍、资料分门别类归档,虽然有看完了汪文言的来信,冯紫英心里并没有太多喜悦之情。
预料之中的事情,而且想到自己即将面临庞杂繁琐且充满各种挑战的事务,而且还注定会在许多质疑、轻蔑和抵制的目光里走马上任,这注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永平府遭遇的种种,相比之下就是小儿科了,京畿之地的士绅官员乃至商贾们,哪一个背后不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随便碰一个都能通到大佬们那里去,单单是这一条都能让你投鼠忌器,在行事之前三思。
当然,冯紫英喜欢这样的挑战,若是毫无难度,那又何必让自己去?
艰难和复杂,具有挑战性和风险性,也就意味着巨大的收益。
收益来自哪些方面?广泛的权力是一方面,更广阔的的人脉资源渠道,提升巨大的影响力,攫取威望的最好机遇,以及培植属于自己体系的绝佳机会,哪一条都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中间做事出了差错而被迫辞职退隐,那又如何?自己这么年轻,下一回复出,起步就是正四品了,看看朝中的诸位大佬们,有哪一个未曾经历过辞职下野?
可以说没有经历过辞职下野的大佬都是不完整的,隐忍蛰伏才是大佬必备的特质,冯紫英甚至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坐在书房里,细细品味了这份独处的感触,冯紫英这才把信收好。
门外的玉钏儿听得里边有响动,乖觉地露出头来,“爷,可是要休息了?”
“唔,你来收拾吧。”冯紫英坐在官帽椅中,背后靠着一个靠垫,懒洋洋地没动身子。
这一回来永平府,在府里闲极无聊的玉钏儿就主动请缨一道和姐姐金钏儿来了。
随着香菱回归二房,金钏儿和玉钏儿姊妹俩其实就充当了冯紫英贴身侍婢的角色,像冯紫英书房重地就只有金钏儿和玉钏儿才有进出特权,其他人包括宝钗宝琴和晴雯这些人都不会踏入。
不是说宝钗宝琴不能踏入,而是规矩就是规矩,她们两人自然明白规矩的重要性。
时候会有错漏,但是二女都是极聪慧的,而且也肯学。
冯紫英没事的时候也会指点二人识字,这不经意间下来,金钏儿已经能把常用字认得差不多了,便是玉钏儿现在才一个月,也能认得好几百字了。
玉钏儿穿着一身蓝底白花的绣袄,外罩一件靛青掐牙背心,素淡葱绿撒花袷裤,格外清爽利索,进来之后也就自顾自地擦拭这屋里的书架门窗,然后再是书案,整理案桌上的笔墨纸砚。
“爷,您还不回屋里歇息,坐在这里作甚?”
一边收拾,玉钏儿也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嗯,坐在这里养养神也好,看着玉钏儿你这么忙碌收拾,也是一种享受。”
冯紫英靠在椅背上,看着眼前丽人忙碌收拾,屋外安静宜人,偶尔有一两声狗叫从远处传来,间或还有一些不知名的细碎响声,也不知道是黄鼬还是老鼠从屋顶跑过,总而言之,有一种静谧之美。
“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玉钏儿依然头也不抬,自顾自忙碌着,“爷可真是有趣儿,奴婢这收拾屋子干活儿,怎么也能让爷觉得是享受?”
玉钏儿充满朝气活力的身躯与富有韵律的动作在烛光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美感,这两姊妹的肌肤都很白,金钏儿是典型的肤白貌美大长腿,虽然是穷苦下人出身,但在贾家长大,加之一直是大丫鬟,所以有一种富态高冷之美,冯紫英都在琢磨这丫头若是生在富贵人家,铁定是个白富美。
而玉钏儿个头没有姐姐高,皮肤也没有金钏儿白,眉目间也没有金钏儿那种高冷慵懒气息,却多了几分活泼甜美,身材也更苗条健美,显得活力十足。
这两年因为营养跟上,加之心情愉快,玉钏儿的身子也迅速长开了,远非前两年那份稚嫩青涩模样了。
原本只是略有曲线的身段,现在也是凹凸有致,前几日还听见金钏儿在嘀咕说玉钏儿的肚兜和胸围子小了,袷裤也紧了,居然要用她的了。
看着玉钏儿在书案外边儿收拾,绕了一圈儿过来,冯紫英挪了挪官帽椅,往后退了退,露出空间,玉钏儿也不在意,径直站在冯紫英身前,弓着身子擦拭收拾着。
陡然间一支手臂从腰间勾过,吓得玉钏儿险些把手中巾帕丢了,但立即反应过来,来不及羞涩,就感觉自己被背后的爷给揽入怀中,坐在了他的腿上。
以前爷也偶尔调戏逗弄自己一二,不过却从没有这等亲昵举动,玉钏儿脸上发烧,心房也是砰砰猛跳,身子紧绷着,但最终还是坐在了冯紫英腿上。
“爷,您……”
冯紫英也是情不自禁。
这个丫头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混合了皂角和香脂的体味儿,估计是洗了头和身上衣衫的气息混合在了一起,对方在自己面前弓着身子撅着翘臀擦拭书案时富有韵律的摇动,乌黑的发髻若隐若现,陡然间刺激了他的视觉神经,男人的荷尔蒙和多巴胺陡然爆发,下意识地就把玉钏儿揽入怀中。
其实一动手之后冯紫英就觉得有些唐突了,虽说玉钏儿肯定是自己的人,但是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如此冲动,不过既然动了手,冯紫英也没太在意,而且小丫头柔绵而充满弹性活力的腰肢触手格外舒服,手感极佳。
“嗯,就这样,挺好。”冯紫英闭上眼睛,把玉钏儿抱在怀中,并没有其它动作。
玉钏儿身子有些发僵,就这样坐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爷,您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乏了,想要搂着你们姐妹俩,闭上眼睛闻闻味儿,休憩一番,顿时回血变得生龙活虎,……”冯紫英胡言乱语,听得玉钏儿也忍俊不禁,身心也放松下来,“爷,奴婢可没这本事,不过这段时间爷也太操劳了,没日没夜的,这来日方长,爷也该顾惜身体,……”
冯紫英忍不住抽动一下嘴角,怎么玉钏儿嘴里这话出来感觉这么不正经,像是在影射暗示什么呢?
尤其是玉钏儿还坐在自己大腿上,腰肢还被自己揽住,似乎是在提醒自己?
天可怜见,这段时间知晓自己可能要重返京师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准备离开后的后续事情,山陕商人,地方士绅,还要和松江陆家那边的协调沟通,新的矿山、工坊加上炭场,还有道路建设的部署,哪一件事情都不简单,哪里还有多少精力去想床榻上的事情?
说句不客气的话,别说晴雯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房,二尤那边也是浅尝辄止,便是宝钗宝琴那边去了几日,也不过就是某一日沐浴时抱着宝琴恩爱了一番,平素都是抱着睡个素觉,可以说这段时间自己都有点儿清心寡欲了。
“玉钏儿,爷要做大事,哪里能轻松下来?每日里都是崩得紧紧的,随时都要琢磨可能面临的各种问题,样样都关系到这一府庶民百姓的生计,哪里敢轻松?”
冯紫英松开玉钏儿的腰肢揉着太阳穴。
这倒并非假话。
这一个月为了自家打好的基础不至于在交给练国事之后出漏子,冯紫英也是加班加点地查缺补漏。
说实话,练国事不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却是最可靠的,连魏广微冯紫英也有些信不过,所以他只能自己多做一些,尽可能替练国事考虑周全,让练国事能接手之后避免出太多纰漏。
感觉到冯紫英手离开了自己的腰腹,玉钏儿想要起身,但略作犹豫之后,还是没有起来,只是微微侧身看到烛光下冯紫英一脸疲惫,正在揉弄着太阳穴。
想到他这般操劳也是为永平府的百姓生计,玉钏儿内心也是涌起一份柔情。
这才是真正的英雄男儿,一心为国为民,上不负君恩,下不负百姓,哪里像荣国府宝二爷那般只知道成日里围着丫头们的裙边转,不是吃胭脂,就是涂香粉,要不就是和钟哥儿那些不男不女的角色纠缠不清,也不知道像袭人、秋纹、麝月、紫绡这些丫头怎么会见识如此短浅,还痴迷于宝二爷那样的纨绔子?
跟了冯紫英几年,玉钏儿心气也已经高了许多,对于自己往日还有些艳羡袭人、紫绡、麝月她们的心态也是感到无比羞愧,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居然会艳羡这等情形,在大爷身边这两年里,经历见识的种种,们更是让玉钏儿现在对那等生活在不屑一顾了。
别说回去当丫鬟,现在就算是去给宝二爷做妾,玉钏儿都不会答应,可只要能留在冯大爷身边,便是没名没分,只当个暖脚丫鬟,玉钏儿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