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半个时辰,户部勒令临水十二城缴纳漕粮的消息,便传到了刑部。
陆云礼不动声色地看了文书后,只道了一声“无需知会家主”,便叫衙役退了下去。
自己则正了正狐裘大氅,端坐在一间牢房前的圈背椅上,隔着木栅栏,对里面的人轻道了一句:
“你要的东西,本官可以给你。”
牢房中,蓬头垢面的独眼老者“嘿嘿”两声,扒着木栅栏探头道:“我只要那条极品!”
“可以。”陆云礼抬手。
昨夜在监牢袭击众人的银环蛇,被人装进竹篓里放在老者面前。
独眼老者见状勐地扑了上去,将眼睛凑到竹篓口处才发现,里面竟然盘着四五条同种的银环蛇。
他大喜过望,徒手捏着蛇的七寸将一条银环蛇拎在手上端详,发疯一般笑了起来:
“哈哈哈~陆大人自导自演收了那王家丫头,真真是好计谋!”
陆云礼垂下眼皮没有答话。
独眼老者满意地将蛇收进竹篓,布满血丝的一颗眼球忽然迸出凶光:“说吧!什么条件?”
竹篓中的毒蛇断断续续地吐着信子,陆云礼嘴角的笑容若有似无,思忖片刻才缓缓伸出两根手指:
“两件事。”
“你说。”
“第一件,治好蔡察的疯病。”
“可以......”独眼老者说完,喉中不忘发出得意的笑声,“第二件呢?是那个女娃娃吧?”
陆云礼自是知道小妹陆挽澜走出监牢时,这独眼老者说了什么,可他现在并不急于追问这件事。
“想不到哇~”独眼老者看着陆云礼嘴角的笑意逐渐消逝,却还是自顾自地说着,“十几年过去,她都长这么大了~她的病,不难治!哈哈哈~没她娘难~”
“不是她。”
陆云礼冷冷打断:
“孤影剑派有一长老名号为折叶郎君,可以树叶为暗器,杀人无形。他发功之时,树叶走势铺天盖地,堪比神兵,几乎无人能敌。可本官后来查验被他所杀之人的尸身,那些原本死于树叶之下的人并无外伤。更难以解释的是,连同他们身上的血渍也消失不见了。世间当真有此奇术?”
“哈哈~幻术尔耳。”独眼老者嗤之以鼻,“幻术,无一非虚,无一非假。这戏法在江湖上多的是,咒水自沸、呼鹤自至、点石成金,皆为幻术。”
“幻术也可杀人吗?”
“哈哈~”独眼老者指了指面前的竹篓,“幻术辅以毒术,大人聪明绝顶,还会悟不出其中道理?”
陆云礼缓缓起身,在昏暗中平静地看着他:“第二件事,你继续待在这,破了他的幻术。”
说完,提步要走。
独眼老者见状颤抖着抓住栏杆,又是一副疯癫模样:“大人~我能帮她,我帮了她,你先放我出去!那幻术难破,你不放我出去,不知何毒,我怎么破!”
“你能帮她?”陆云礼停下,侧脸微笑着看向老者,“你能怎么帮?”
“嘿嘿~”独眼老者说完又笑了起来,“这是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人~”
陆云礼迟疑了一下,还是屏退左右折返回去,将头凑在木栅栏处,吐出一个字:
“说。”
只是听完老者耳语后,他眼角忽地涌出一丝杀意,直到有人开了监牢大门,才于瞬间隐去。
“大人。”监牢甬道处,牢头小声禀道,“燕王殿下来刑部,说有要事与大人商谈。”
------题外话------
感谢观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