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名动天下 > 第三章 初窥殿堂

魁城南门城墙
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鬼鬼祟祟的躲在城门旁灯光照不到的阴影中。
大的黑影不就是高奇他探头一看又急急缩了回来暗叫道:“糟糕!!边防卫兵已经换班完了今天怎么会那么早。”
高奇虽然提纵体术算得上是不错但还是没办法像狐麒一般飞跃近五十公尺的城墙。城墙边上又有移动板的侦测器所以平时都要趁守卫不注意时偷溜出去。
平常边防卫兵都是四人一组来回巡防这个南城门因为南城门出去之后东面只有一大片阴森森的原始森林西面则是联邦高空通道平常也只有一些白天要到南面城市的人会经过所以戒备比较松散监视器也只是偶尔才有用到。
所以高奇总会趁著守卫换班的时候守卫室出去确认人员偷偷溜进守卫室再从另一面走廊二楼的窗口溜出城外白天再跟著出入的人混入城内。
“酷拉赛!!看你的了。”高奇将移动板藏在城墙下的缝隙中叫狐麒照老方法办理。
“吱吱!!”狐麒眨眨眼睛拍拍它的小胸脯身形突动沿著城墙轻巧的爬了上去。
高奇看著狐麒的身影翻过城墙心里想著当内能到达一定程度时也许可以像狐麒一样来去自如但是那要经过多少年才能达到那种境地也许像他黛姨一样的蓝级高手或许可以办得到。
“谁在那里!!”
城墙另一面传来边防守卫的吆喝声看来狐麒已经行动了。高奇连忙溜到守卫室门口守卫正探头出另一面窗口查看。
“小张你现甚么了不会是眼花了吧!”
“我明明看到空地上跑过去一个白色的影子怎么会不见了。”
高奇见机不可失趁著守卫注意力摆在外头时悄悄穿过守卫室到走廊一端打开窗户还好这些边防守卫的内能并不太强不然可能会察觉到高奇气息。
高奇翻出窗外全身吸附在褐色城墙上尽可能不出任何声音慢慢下滑还好守卫正聊到那个小张的风流史哈哈大笑正好掩住高奇落地采到树枝的断裂声。
“嘘~还好没被现。”高奇擦擦头上的冷汗。
私闯出境是相当严重的一件事情不但会被扣掉2o点点数还会被教育中心记大过特别管束呢!
高奇连忙沿著城墙钻入最近的树丛中。
“酷拉赛干的好!!”狐麒从左侧树丛中跳上高奇的肩头得意的晃头晃脑。
高奇用双腿越过林内野兽窜走的小径越往森林内走高耸入云的树木越多虽然月光透过树叶缝隙一些微光穿入林内但只比伸手不见五指好些完全没有办法辨识方向。
要不是狐麒在前面频频回顾的引路根本无法得知方向所以高奇只要专心跟著狐麒根本不用去担心迷路的问题在这种极度寂静的情况下反而更能掌握自己体内的变化。
高奇吸入一口带著潮湿和腐朽树叶森林特有味道的空气经过肺部再缓缓吐出心脏维持在每分钟6o下一下下心脏跳动带著血液奔流全身放松全身将四肢规律的摆动。
每一次脚接触地面都好像有种规律的鼓声敲打四周的空气。内能缓缓在体内若有似无的流动。
‘内能’是人体中最神秘的东西有学者认为它是由血液的交换中产生的一种高低电位所以在人死后身体中血气凝固所以内能也跟著散失掉也有人认为内能事实上是人体和外界沟通交换的管道无影无形是人和自然万物共有的一扇门户若能找到开启的方法就能和万物沟通同享自然的奥秘。
而联邦的‘内能之父’达钦学者将它解释作一种生物电能将人体内的微小电量聚集并且给予适当的导引它就会变成一种强大的力量。
藉著最小单位离子连结所产生的聚合力内能就能够储存在人体的经脉之间而不至于散失掉也就是依据这种基础内能理论才得以成立。
高奇将能量自由的在身体游走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现当能量走到左足涌泉穴时会有一种冰冰凉凉的感觉起初并不明显高奇还以为是露水沾湿了脚不以为异。
但越是将能量集中在左足却现那种冰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到后来那种冰凉的感觉居然慢慢往上延伸。
高奇心里想该不会是练功练出问题了吧原来高奇自现这文字图后曾查询许多关于这方面的资料都没有实际的结果想想乾脆就自己来算了他也没想太多反正如果生问题他再停止就好了。
于是高奇把内能由丹田往下运行先按正常的经脉流转走到涌泉穴再照那文字图句号所绘出的点慢慢通过平时并不太流经的经脉路线缓缓一点一滴尝试除了能量在经脉有受到阻碍必须用许多不同的能量通过时缓时快或必须抽成细丝一点点的经过也亏得是高奇的内能极为活泼、灵活才能顺利通过。
能量就这样一圈圈运行再流回气海。
高奇现体内气机变化和平时并没有太大不同多运行几次之后确实让高奇在轻身挪移方面有相当大的进步。
一段时日后当内能运转时自然而然会分出一条支流往涌泉穴运行让双足提纵度运作更为圆滑。
所以高奇认为这所载文字的目的可能就是如此但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把它隐藏在文字之中呢?为何联邦却从来没有现这种方法?高奇有些怀疑。
但今天生这种状况却是以往从来没有的过的事高奇不禁有些慌了手脚。
高奇想慢慢停下脚步将能量试著收回但一慢下来那种冰冷的感觉更是强烈彷彿左腿浸入一桶冷水一般。忍不住再加快度此时能量运作的越快往左足涌泉穴的能量越大才勉强将冰凉的感觉抑制在左膝以下。
但糟糕的事高奇现内能一点一滴被涌泉穴吸收散失掉刚开始能量还有去有回到后来回到气海的量却慢慢减少最后根本没有能量回来。
再这样下去高奇自小来所修习的内能将会被完全散失掉!
高奇却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那冰凉的感觉一直往上延伸若缓下内息上升的度会越快他知道这么做不外乎饮鸠止渴他越跑越心惊冷汗由额头上不断滴落。
狐麒回头奇怪的看著高奇平常到迷雾谷这一趟路高奇起码要休息两三次才有办法到达今天怎么这么怪已经快到达目的地高奇却是越跑越快头上还满头大汗。
高奇是有苦自己知虽然他已经全力阻止内能往涌泉穴散失但它流动的度却越来越快平时听话的内能现在根本不被高奇所控制已经快接近油尽灯枯的阶段冰冷的感觉沿著大腿漫上躯干。
前方突然亮了起来。
一块突出水面离潭水大约三尺的石头出现眼前近数十余尺湖绿色湖水在小小瀑布的冲刷下看来深不见底。环绕著潭水周围是茂密的森林岸边大大小小的石头密布好一块宁静的世外桃源。
大概是因为位在森林中心处除了动物外人很难找到所以保持它原有的天然风貌。
高奇此时可没有心情欣赏因为他已经踏上突出水面石头的最后一步。
脚下用力一跳人就飞越到潭面上。
此时高奇体内完全不剩半点内力全身如入冰窖冰凉凉的。他心里想著难道他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吗?奇怪的是他并不感到恐惧或害怕他对于生命并不抱持要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生希望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只是对于朋友家人有点淡淡的遗憾。
噗通一声。
高奇跌下潭底寒冷的潭水包围著高奇与外界突然隔绝耳朵最后只听到狐麒慌张的叫声。全身空荡荡的不知道死后会是什样的世界。
此时高奇外气因为落入潭内突然断绝身体内呈现一种怪异的张力耳朵再听不到任何声音但奇怪的是意识却十分清醒处在一种极度寂静的情况下。
如果此时真祖在这里的话必定会知道高奇这时候处在一种浑浑沌沌玄妙无比的境地彷彿胎儿回到母亲体内胎息的状况。
不知过了多久高奇突然感觉到涌泉穴涌进一股强大的力量高奇不由自主想起那幅文字图中经脉的样子意由心动那股强大新生的气顺著经脉不断的涌进高奇体内。
高奇全身经脉欲裂疲若无力剧烈如潮水般的能量沿著经脉快运行高奇乾脆不去控制让能量在全身乱闯不知过了多久满溢的能量冲上脑门。
轰一声!高奇晕了过去。
高奇不知道这奇异的修炼法来自数千年前古代一位练气士现在某一处**壁上所留下的所载详细记录下来但因为其法离经叛道却又不忍删去才用这种文字图的方法留下来希望后来有缘人能悟通。
千百年来许多前贤奇才也曾解出文字图的秘密但多是像高奇一样苦思不得其解。
大胆者按图修习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经脉尽碎变成废人一个所以大多把它当成误载。
随年代流转原文在战乱的时代中已经散失碎裂的残篇在各时代中流传。
高奇手上这本则是由联邦创立之初著名学家‘浮世生’召集当代各名家结合多人之力花了多年的时间勉强拼凑出来用特殊材料抄录下来保存在技研所。
但是这本结合当时联邦精英所编列而成的巨著却不知是何原因书的内容一直没有人知道也从来听得有人在其中得到什么旷世的武功就像是根本没有这本书的产生一样。
但是这古怪的修炼法却让高奇在这样一个奇异的环境中达成了恐怕连编著这本书的浮世生也始料不及的吧。
高奇的意识慢慢由最深沉的宁静心灵中醒了过来彷彿从深深的海底重回水面。能量自然的在体内运行虽然类似于联邦内能却好像又有些许不同的地方高奇也不知道如何解释那种奇怪的感觉。
突然潭水涌入高奇的口鼻内高奇才挣扎的冒上潭面手脚并用的往岸边游去。
守候在一旁的狐麒见到本来以为死掉的高奇突然又冒上潭面激动非常抱著还在呕吐咳嗽高奇的头猛舔。
高奇正筋疲力尽的吐完胃里最后一口水无力的趴在岸边休息又被狐麒异常的高音量吵醒。
“哇!!酷拉赛你的声音怎么会变得那么大!!”
高奇掏掏被潭水塞满的耳朵奇怪平常狐麒小小的声音怎么变的像打雷一样勉强张开眼睛。
梦呓般道:“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土月已微微偏西只剩下淡淡的微光透过树叶洒了下来但在高奇眼中却好像亮了数倍一样能看见四面八方的树枝随著一定的频率轻微摆动。
鲜绿色树叶上脉络清楚可见连晶亮的露珠上反射的景象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
高大的树木根部有力的抓著地面枝干则像手臂一样向天空放射状的散去。
每一株小草花朵都盈满充沛的生命力一切好像变得更明亮色彩变化更鲜艳。
高奇被这种奇异的现象感动的不知所以然耳朵听到的除了原本小瀑布轰隆隆的声音外森林里十几只小鸟吱吱渣渣的声音东边蝗虫鼓譟的声音和北边猫头鹰呼鲁鲁打瞌睡的声音交杂构成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高奇以一种崭新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高奇现在的状况是许多练武者梦寐以求的境地从后天返回先天的秘境。
当人在母亲体内时后天之气还未产生先天之气在体内循环不息。出生之后先天之气转为后天之气先天之气并未消失只是被外气污染不纯。
所以从古至今的练武者的追求那种由后天修炼至一定程度再破开先天的隔阂回到那种胎息的状况返回先天境地。
因为高奇体内本来练有联邦的内能当高奇能量运行至涌泉穴在外界一种玄妙的契机下打开那一扇和世界沟通的门户。
高奇微不足道的力量哪能和外界庞大无匹的能量相比就像是两个高低压力不同的容器高奇体内的能量被抽出体外。
还好高奇本来内能就相当微弱要不然光是抽出的力量就会使人被震散心脉。
但是如果继续下去高奇的身体也难逃被碎裂的危险。
正当高奇能量全被吸光体内呈现一种真空的状态时恰好是高奇沉入深潭的那一刻。潭水的压力保护了高奇的躯体外在和体内压力呈现平衡的状态。
外在的压力迫使先天之气流回呈现真空状态空无一物的高奇体内所产生的巨大能量改造高奇的经脉使高奇重回到母亲体内那种胎息的状况。
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若有一个步骤慢上少许沉入潭底的时机或慢或快都会使高奇步上先人失败的脚步。
毕竟从来也没有人练成功过只能说高奇运气实在太好从此由后天回到先天虽然并没有比先前的高奇强上多少以后的造化却是无法预知的。
高奇疑惑的说:“怪了能量没有散失掉反而好像自己转动起来了又不像联邦灌顶之后的状况。”
高奇挣扎站起来先内视自己体内状态高奇对入潭底前那一刻空荡荡的感觉还心有余悸。现在内能虽然不须运气凝神就会自己转动运行又不像其他接受过灌顶同学般能量只会随著经脉转动还是像过去一样控制自如。
“吱…奇奇…吱吱。”狐麒看高奇傻傻的呆不甘寂寞的在高奇肩上跳来跳去。
“对不起酷拉赛让你担心了。”
高奇搔搔狐麒**的下巴狐麒虽然会游泳潜水但是高奇实在太重狐麒拉他不上来。
狐麒抱著高奇的手舔著。
“小骚包那么想我啊下次我跌下水我会记得拉你下来的。”
“吱吱吱吱~。”狐麒气的在高奇头上乱抓。
高奇连忙举手投降忙道:“好了好了脾气那么大开开玩笑也不行。”
高奇看看天色土月已经偏西东边天空已经微微白。
愕然道:“这么晚了不会吧!!”
高奇出门前刚入夜不久现在居然天亮了难道他在潭底接近三四个时辰。
高奇在心里想著:“如果现在比赛潜水一定比阿仁更久。”
转头对著狐麒道:“喂!小骚包城门快开了我得赶快回去了。”
狐麒应诺一声窜入林中带路。
高奇环顾景色优美的迷雾谷他不会忘记昨夜那种奇异的遭遇虽然还有许多难以想通的事情但是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
“吱吱!”狐麒在林中连声呼唤著。
“来了!!”
高奇跟著狐麒窜入林里留下一个永难忘怀的经历和可能永难解释的谜。
潭水还是依然随著瀑布缓缓荡漾著一点都看不出来刚才在此地生了一件可能千百年来从未生的奇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