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名动天下 > 第二章 怒火狂涛

关子戒一身军戎劲装匆匆走过军舰甲板进入船舱里落地有声的脚步声显示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守卫在舱底一间枣红色大门门口的两名士兵见状就肃立行了举手礼但人却没有让开其中一人更伸出手拦住关子戒一行人的去路。
守门卫士冷冷道:“关将军有什么事吗?”两人胸口上同样绣着一头银色猛禽脸色白皙。
关子戒忍着怒意沈声道:“我有事要见你们顾任队长给我让开!”身后随扈也是一脸不善还有些人将手搭在剑柄上。
守卫的士兵脸上毫无惧色仍是一贯冰凉的应道:“队长有令这段时间中任何人不得侵扰请关将军先到候客厅稍等吧!”
关子戒鼻孔喷气提高音量不怒反笑道:“敌人都打到顾队长的床畔了顾队长居然还有那份闲情雅致拥美高眠真是叫人羡慕啊!”
“关将军难得大驾光临怎么可以这样怠忽贵客!请关将军进来。”顾任的声音由房内传出。
守卫的士兵恭敬的打开门让关子戒一行人进入。
房内豁然开朗印入眼帘是大红色宽阔豪华的船舱设计极其奢华摆饰家具无一不是联邦高档的设计名品扑鼻而来浓厚的香味是联邦最名贵的动物性香料处处透着一种帝王般的顶级颓废享受。
特别是隔间卧房同样鲜红色系丝绸覆盖的大床上起伏的优美曲线与充满在空气中的兰馨香气让人不由得心生异想。
关子戒可完全没有任何闲情逸致去欣赏房间设计他踩着落地有声的步伐眯着眼、盯着坐在客厅沙上的顾任语带寒意轻声道:“顾任!昨夜东二军起码了过七次以上的红色警讯为何就是不见你的士兵支援战事?难不成有人故意将命令压下顾队长才不知昨夜有敌人来袭?”
顾任仍是一脸舒适的捧着酒杯耸耸肩道:“我知道有人闯进蓝海海域本想凭贵军团的力量应该很简单就能歼灭敌人谁知道贵军的防卫力竟然如此薄弱居然挡不住区区几只畜生。等我要派遣兵力支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突破封锁线我也没有办法。”
关子戒怒极反倒冷静下来他语含讽刺道:“这么说的话那顾任队长是故意让这群家伙毁我八艘战舰让我方平白损失四百多名士兵在几近毫无阻挡的情况下进入蓝海喽?”
高奇这群完全无法侦测方位的黑翼龙军团就像天降神兵般毫无预警的从高空俯冲而下将他们的包围网突破一个缺口如入无人之境。
昨夜遭突袭的是隶属于戴蒙沙漠军团的舰队群遭入侵的舰队多次请求顾任的特殊军队出动但却完全没有回音只得眼睁睁看着圣土这批强悍的兵团进入蓝海城。
顾任眼神有些闪烁摆着手道:“一支不到几千人的小军队就让一向冷静的关将军吓成这个样子真想不到。放心吧!就算让他们进入蓝海城那又怎么样呢?不过是网中又多了几条小鱼罢了!怎么值得让关将军一大早怒气冲冲的登门问罪。”
关子戒眼中透出肃杀语气冷峻道:“顾任我们包围蓝海已经好几个月早已经过了主席给我们的期限你还要再拖上多久才要将蓝海拿下?主席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顾任放下酒杯眼底放光的看着卧室中一名起床梳妆的女人美好的背影道:“上个月我们不是才突袭过蓝海港截断了蓝海港与城内的重要交通吗?现在的蓝海就像不着片缕的女人一样任我们予取予求我正等着他们聚集更多的人力在蓝海港中让我一网成擒到时候蓝海城不攻自破不是更省力吗?”
关子戒拳头握的格格作响眯眼道:“你想得太容易了蓝海水家的力量岂是如此简单就能摧毁现在又加上这批圣土人的军力。顾任你所要求的我们都给了你财富、美女、权势一应俱全更动用了南区最尖端科技将你们所有人员改造成更具力量的军队你还想怎样呢?自从到了蓝海之后你就只懂得按兵不动难道你是另有所图?”
顾任收回眼光失笑的看着关子戒道:“另有所图?这大帽子我可担当不起。关将军你试着感受一下当你被囚禁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荒岛几十年后突然让你现了一个多姿多彩的美妙国度时你会有什么反应?呵呵~放心吧!聚神器已经瘫痪了西半球整个动能在它的神奇威力下他们还能挣扎多久?你们就等着接收这个级大礼吧!”
关子戒冷冽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鄙视扫过顾任道:“这次带领圣土军队的统领就是在东半球破坏聚神器的那个家伙。别小看这个叫高奇的年轻人他能杀的了虚幻国主代表着他可以在聚神器的有效范围中维持力量不衰也表示他跟你们一样不用依靠天壁的高纯度能量就能挥战斗力。你如果还过着这种醉生忘死的糜烂生活我可以保证你在这多姿多彩的美妙世界中喘息的时间也不多了。”
顾任不在乎的挥手道:“一个小鬼能挥什么作用?告诉戴蒙我保证三天中能取下蓝海港不用一个月整个蓝海我就能双手奉上。”
关子戒眼光扫过充满颓废气息的房间语含讽刺道:“先不要说大话别忘了你与我们的协定尽心尽力做好你答应的事情就行了。奉劝你一句最好先能离开这房间再说吧!”
语毕关子戒领着随扈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任眼神霎时变冷又回到当初那副阴沈冷静的模样一个人自斟自酌眼神闪烁不定但没过多久在酒精催化下他的眼神又变的有些迷茫与浑沌。
“亲爱的怎么了?别绷着脸嘛!生了什么大事吗?”卧室中的妖娆美女摇晃着腰肢风情万种的坐入顾任的怀中在他耳畔软软的问道。
顾任捏着怀中美女的腰肢惹来一阵清笑他轻松道:“没事小宝贝几只不自量力的小虫而已。妳应该最清楚我的实力我可是拥有着全宇宙最强悍的一支军队就算要取下整颗星球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是是是我们顾大队长可是来自九霄天外的人哪!还有谁是你的对手?对了!你可得记得你说过要带我去你来的那叫什么地球的地方看看你有多么威风多了不起。”
顾任淫笑道:“昨晚不就带妳去过了吗?妳还不知我有多么威风嘛!”眼光意有所指的巡戈她曲线毕露的美好身材。
“讨厌死了!”
一阵嘻笑打闹声传出房门耳朵稍尖点的还能听到衣衫摩擦的声响没多久阵阵让人心痒的喘息声就飘到了门口守卫的耳里。
两名卫士交换过一种暧昧的眼神身体不由得更贴近门板。
正当顾任欲罢不能之际门外传来仓促脚步声与卫士斥喝阻止的声音一个粗犷的声音高声道:“报告!西方百里天空现敌踪并且不断的往我们的船舰方向推进。外围戍守的弟兄数分钟前传讯敌方移动度太快难以估算行踪已经有多名人员失去行动能力。目前中队长已经带了两支中队去支援。另外从监视网上现在蓝海城6地东北角同时有数个不明讯号出现不知是人或飞行器这批讯号正快接近我方!”
顾任推开怀中光溜溜的女子怒道:“饭桶!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叫所有人戒备准备出击!嗯……我的军刀呢?给我找出来我要亲自出击!”
门口传令士兵面面相觑但是仍不敢违背军令应诺一声。
高奇双眼低垂在未闭阖完全的眼皮下隐然可见如星光般闪动的光彩流转腰间的紫电仍未出鞘但高奇全身上下充斥着斗气刺激紫电微微颤动着。
高奇一身俐落圣土军装抱着双臂身体像没有任何重量般缓缓降落在一艘海面上的军舰甲板上。
舰上百余名士兵人人手持武器围在高奇身旁形成一个数十丈的圆圈恶狠狠的盯着这身深入敌境的年轻人。
虽然他刚刚才将隔壁一艘飞鱼级舰艇劈成两半。
高奇张开眼睛虽然是在白天但所有人仍有像两盏强力探照灯突然扫过的错觉还来不及深究高奇如黑洞般的眼瞳就深深牵扯住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那纯然的黑中带着一簇绝不会错认的怒火。
高奇以前所未有的冷峻口气道:“我找一群穿着紫色服装、胸前绣着银色怪鸟的部队不是你们不要浪费自己宝贵的生命。”
舰上官兵有些乱了手脚。高奇虽然只是孤身一人但是身上强大的威慑力却深深震撼着所有人那完全无法用联邦的能量等级来辨别让一向习惯于数量化的联邦士兵完全摸不透眼前一身煞气的年轻人能力深浅。
加上高奇根本毫无畏惧于船舰炮火攻击在火网间穿梭自如那种出神入化的身法叫人深深为之震撼。
从外围锁海的前线部队到中坚的火炮阵营没有一道防线能阻止脾气濒临失控边缘的高奇前进高奇所表现出来那乎异常的功力足让敌人为之胆颤心惊。
高奇站在甲板上将灵智拓展出去覆盖整个海面之上就像是连接天与地般搜寻所有动能筛选寻找着他的目标。
愤怒变成提升他能量运作的要件深沈的悲恸与伤心在他的胸口不断的扩张奔流着急需找到一个可以泄的出口。
从确定沙胆的死讯之后高奇的精神状况变的异常亢奋。在沙芷君面前他不敢表现出来怕吓坏了心地极为柔软善良的沙芷君。现在的高奇极度渴望手刃凶手来平复他心头那激昂的怒气。
舰上官兵见高奇上船之后老半天一动也不动终于有人忍耐不住互使了个眼色提起武器往高奇背后移动准备突袭。
几名自恃功力高强的军官举起手中长刀缓缓向前推去。联邦制式长刀带起的风声极小由下往上划出的角度十分完美。持刀者功力等级不低应属领导阶级军官。
当刀尖几乎触及高奇背部时突袭的几名军官大喝一声!度猛然飙至极往前推送所有人神经紧绷至极。
在高奇正面者眼看着背后突袭者手中长刀几乎尽没入高奇背部心中大喜随之动作几十把长刀配合攻击劈向高奇但其他能看的到背后实际情形的舰上官兵却毫无反应像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现象一样。
就在几十把长刀接触高奇身体之时攻击的士兵却感觉手上虚晃晃的不着力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受阻的力道从刀尖开始一直到刀柄所在就像是从空间中消失了一样。
只有粉末不停地从长刀与高奇身体的接触点上掉下一把把硬度在七点以上的特制军刀就像面粉捏的一样化成了飘散在空中的粉末。这种前所未见的荒谬状况几乎吓呆了现场所有人。
高奇根本不去理会身边生的事情他将注意力从来自于蓝海城方面的讯息拉回似乎有几股特殊的能量从蓝海城方面正迅赶来并不像是周大鹏等人调动的圣土军队比较像是联邦高聚化能源。
在这种恶劣的状况下还能使用如此大量的能量者应该是水家高层的人物。
“你是什么人!?”一名中年人带着一群人数约在五十上下手持奇型武器的部队飘浮在军舰上空。一色的紫色服饰胸前都绣著作为标志的银色猛禽符号高奇对这种符号是再熟悉不过。
终于出现了。
高奇怒气开始不受控制的升起连空气中都可以感觉到那种不正常的波动如一**的浪潮扑面而来底下军舰上的官兵全都情不自禁的开始往后退去。
高奇深深吸上一口气眼神如利刃般犀利:“就是你们夜袭蓝海港害死沙爷爷?”
中队长神色警戒仔细打量这名穿着异族服装的年轻人恍然道:“你就是那名叫做高奇的小鬼。打从一开始你就不断阻挠我们的计画从联邦一直到圣土从没停过现在居然又回到联邦了?你还真是命大。”
高奇感觉到从耳际一阵烫并且迅沿烧到脑门全身情不自禁开始颤抖高奇冷冷地再一次问道:“我说是你们害死沙爷爷的吗?”
中队长脸上毫无表情扯着嘴角道:“是又如何?你们这些生物在我们眼中只不过是一群低等族群在我伟大帝国的光环下只能算是殖民星系的等级。与其作些徒劳无功的抵抗不如趁早归顺也许能减少一些人命损失。”
高奇身体像失去重量一样往上飘起脸色苍白沈静的说道:“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拥有力量的就是高等生物?那你猜我跟你之间谁是低等生物?”
整个空间以高奇为中心突然塌陷了一块在中队长身后经过特殊改造强化后的紫衣部队立刻动。
整个海面就像突然沸腾了起来强烈的气流卷起十几丈高的海浪将船舰往外推去。
在风暴中心倒楣的几艘船舰就像玩具般被海浪高高推起坠落后开始解体船上的士兵们只能试图逃离这场人为的风暴。
圆弧状的奇形兵刃高奇早在两年前就见识过它的威力。仔细观察可见刀身上有许多细小的孔隙在每一次挥舞中挥推进与吸收空气阻力的作用就在喷气与吸收之间造成空气凝滞现象所以才会如此难缠。
而且比较起来这些人的力量比起两年前高奇所遇上的士兵更强上数倍并完全无惧于天壁的稀薄他们所使用的能量类型居然跟高奇所使用的十分相似在每一个士兵的体内就像藏了个庞大的电厂不断的产生能量。
跟白亚明当初的型态类似但他们的行为与动作并不疯狂就像个完美无缺的机器一样依照一定的度与阵势组合不断攻击。
来往不停循环的阵势抵挡的了高奇达到顶峰的浑厚能量看来戴蒙已经成功研出拥有太古力的士兵而且顺利移植到这群来自异星的杀人部队上。
高奇悲啸一声!紫电终于出鞘。
高奇并不是法官无法断定这些人是否有罪。他在短短几年的时间中经历了普通人无法想像的经验历经生与死的界线让他更珍惜于生命的宝贵拥有的力量越大他越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这种感觉在接触天壁这伟大的生命时更为清晰人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实在渺小的几乎等于无所有人都应该追求一种更为宽阔而远大的境界。
但是很多时候人的贪婪、**、恐惧、甚至愤怒常造成许多无法回复的伤害高奇一直避免成为情绪的奴隶不以自己的好恶来决定事情的对与错。
但凡事都该有个界线。
高度凝聚的空气形成丝丝破碎的气流在天际间突然出现一道十余尺清晰可见的风刃正中一名士兵胸前的银色怪鸟透体而过。
还来不及错愕高奇在一瞬间步入流光度身体幻化作十几道光影往不同方向狂奔。
来得及抵抗的士兵只能勉强举起兵刃挡住致命的一击但多数士兵根本只感觉到白光闪过高摩擦而扭曲的空气分散成了细小的水分子如云雾般缠绕着所有人。
中队长将长刀挥舞成一层刃网挡住白光的侵入身形急退到战场外几十丈在他白皙苍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惧。
海面的天空变的十分阴暗云雾幻化的漩涡由小变大将在场中的紫衣部队全吞噬了进去。
在滚滚云雾间可见电光如毒蛇般闪动兵刃相交的巨大声响变成了隆隆雷声实体般坚实的气流底下尖锥的一点连接到了海面之上将大量的海水吸上了半空中变成了一个水龙卷风饱含水气的气流形成黑压压的云雾像一头黝黑的庞然巨兽在天地之间咆哮着。
一声如旱雷的啸声传遍整个海面龙卷风突然被整个扯散较重的水滴往下落轻的雾气随着气流四处飘散。
不久几声重物坠海的声响自脚底下传起。过了一会几具失去生命迹象的尸体慢慢浮起鲜红色的液体像高浓度的染料一样扩散开来尸体随着海流晃动一会然后就慢慢沈入海底。
葬身在这遥远星球的深沈海域中不知道他们的灵魂是否能找到回家的道路?
高奇眼中充满血丝许多种情绪不断交替出现最后只剩下浓厚血腥的色泽伴随着亦难以控制的愤怒。
他双手握着紫电手不受控制的颤动不知是痛苦、痛快?或者只是深深的空虚、无奈。
五十多名帝国士兵此时剩下不到半数剩下的也都受了轻重不同的伤势胆颤心惊的看着眼前的煞星。
高奇简直不像是人类那种乎异常的力量真是一个跟他们相同的躯体所能容纳的吗?
中队长难以遏止心中浮起的恐惧用急促的帝国语朝其他楞的士兵吼着接收到命令的士兵立即整顿队形继续攻击。
中队长却迅脱离战圈往东方天际退去。
“中队长你要去哪里?”顾任突然出现在中队长眼前。
中队长脸色更显苍白额头上冒出点点冷汗解释道:“指挥官我……我是想……想回去找支援敌人的力量实在乎我们所能想像……”
“住口!身为前线指挥官居然抛下同袍脱逃帝国是这样教你的吗?”顾任眼神阴冷口气更冷。
一把锐利的长刀穿透中队长的身体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没入胸口的刀柄。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帝国士兵一时之间全都楞了。
“呸!叛徒。谁要敢临阵脱逃我以帝国授与我的权力誓绝不让这种人污辱了我们帝国的骄傲。”顾任眼神狂暴的朝着在场看见这场处决的所有士兵宣誓般用帝国语吼道。
所有帝国士兵就看见中队长带着指控的眼神看着顾任坠海后失去踪影。
“帝国的骄傲?顾任你应该就是顾任吧!你们所谓的帝国似乎并没有授权你要与人合作征服这颗星球更没有让你肆无忌惮的以士兵的生命来创造你的功勋你好意思说你是为了什么帝国的屁骄傲?”高奇用着他拼凑而来的帝国语一字字清晰的说着。
顾任先以严厉的眼神扫过心思浮动的士兵许多士兵眼神开始有些疑惑但身为地面指挥官的顾任在他们的心目中还是拥有着绝对的权威他们绝不会怀疑顾任所下达的命令。
顾任回过头来倨傲的看着高奇道:“愚蠢的低等民族哪能了解我们帝国伟大之处你或许是这颗星球中特异的高等人类但是在我的眼中你仍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落伍人类罢了!”
高奇胸口一把火延烧了起来冷喝道:“侵略、杀戮、自以为是的一统思想才是这宇宙最劣等的行为。你自以为有多高等?瓜分着其他同种族的生存条件、奴隶其他生物这就是你们帝国所谓的高等人类?”
顾任嘴角噙着讽刺道:“就说你们这种无知的落后民族无法理解我们伟大的地球帝国是多么至高无上越你们可笑的文明难以估算的距离。凭你们一个落后的小小的星球想要达到我们现今的水准起码得花上千年以上的时间这还不包括修正你们星球中错误的文明与思想。现在我们给你们这个机会让你们能跨越千年以上的岁月进入先进文明的范畴中你们应该感谢我们才是。”
高奇呸了一声冷道:“强行干预其他星球的文明展在你们所谓的帝国法律的星际条款中似乎是一条‘终身囚禁’的重大罪刑。顾任!你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才对。”
顾任脸色闪过一丝愕然沈声道:“你为何知道我帝国法规的条款?难道……”
高奇眼神转冷道:“你以为你在水蓝星上的所作所为都没人知道吗?就算水蓝星的法条无法规范于你难道你能逃的过你自己的国家与族人吗?”
顾任脸色浮上一阵青白眼神惊慌复又强自镇定高声道:“逃?你在说些什么荒唐话!我们是伟大的地球帝国的子民!全帝国的人都会为我们所创的功勋而感到欣喜你们的朋友、亲人都会为你们现在的作为而感到光荣!”转向高奇眼神转为峻厉道:“哼~你这低贱的人类是无法理解什么叫做无上荣耀的阻扰我们的行动者就是阻碍帝国伟大计划的妨碍者给我杀!”
“等等!你们别再让顾任利用了!他才是背叛帝国的叛徒!”西娜突然现身在场中。
有一些士兵见到西娜知识长出现眼神有些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任高声下令:“不要管她!现在是一级紧急状况不需理会其他人的命令!动手!”
动令一下士兵眼神转为坚定冷漠不管西娜再怎样下达指令这些士兵全都充耳不闻完全无视于西娜高等监察员的身份开始形成兵团阵式将高奇与西娜团团围住。
顾任狞笑道:“我早料到是妳这叛徒在帮助这些低贱人类。没用的所有士兵现在都只能接收我的命令经过了一点小小的修正程式他们已经成为一批绝对服从命令的无敌兵团。在这星球中我们身体中所产生的特殊新生力量加上帝国智能晶片的活性化两者所交汇而成的无上力量能到达怎样的程度。哈哈~妳很快就能感受到了。”
他续道:“西娜知识长妳早应该乖乖在星舰待着作妳的资料蒐集纪录不就好了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下场。”
西娜双颊气的红咬牙道:“顾任你竟敢这样做!难道不怕帝国的制裁?”
顾任眯眼道:“看来知识长也感受到了这星球的神奇之处看看妳现在的样子妳还不明白吗?有很奇妙的事情在我们身体里面生了我不用再依靠什么太阳光的撷取来补充电能了!我活了、醒了过来开始产生很多以前从没有想过的问题与感觉这才是一个人该尝到的滋味等我将这颗星球变成帝国殖民星那全帝国的人都能享受到这种美妙的滋味谁会去制裁我?哈哈~。”
西娜骂道:“你疯了!”
“不服从我者就是不服从帝国妳也是阻碍者都要铲除!”顾任阴飕飕的道。
两人对话都用快捷的帝国语交谈高奇只能听懂部分内容不过从两人表情与肢体上高奇大概能明白个七、八分。
高奇猛喝一声先制人。
紫电划出一道过丈长的高度凝聚气刃劈向顾任但还未及身几名士兵就手持着圆形弯刀将气刃抵销掉。
这一批帝国士兵等级与功力都比刚刚那群士兵高上一级难怪顾任敢如此托大。
在场每一个士兵功力都直逼当初的白亚明而且完全听从顾任的命令重视他的生命更甚于自己想要杀死顾任恐怕得尽诛这批军团。
吼~!高奇低啸一声杀红眼的他哪管的了那么多双手搭上紫电刀柄。
若是依照高奇平时的性格说不定他会想办法尽量避免这一场战事但是现在的高奇满腔怒火几乎要烧尽他的理智顾任可真是挑错了时辰。
紫电刹现!血海狂涛!逝者如斯!
高奇自创的三式刀招一次全都出笼连成一个完整的循环虽然只是简单的三种刀技但是却包含了来自于联邦与圣土两种极端不同的武学成分。
联邦着重于气与精神的显现而圣土则重视灵与力量的结合融合而成的能量大的惊人海水瞬间沸腾空气中凝集的水蒸气厚重闷热简直像是在密闭的空间中一般。
兵刃交击的声响传遍整个海面两方缠斗力量之强使天地为之变色这场战役足以媲美千年以前的远古战役。
西娜黯然退到了远离战圈百里之外这种乎异常的战斗没有他人插手的余地更何况其中一方更是她的同胞不管谁胜谁败对她而言都是一种伤害。
“西娜姐!”风绿芽与佟少祺凑到西娜身边欲言又止的呼唤着。
西娜脸色有些苍白心中从未有过那么多种矛盾复杂的情绪她苦笑道:“不管怎样这些士兵们都只是无辜的受害者他们只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可是现在谁都无法阻止高奇。”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高奇此时的能力那种力量已经到达了她无法想像的境地。
“你们是圣土人吗?”一声清脆友善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身边。
一个年纪跟风绿芽差不多的白衣女孩子出现在三人面前一脸和善的笑意在她娇嫩的脸颊上有个小小的酒窝让她看来更为娇憨可爱挑染的淡红丝在风吹抚下到处飞散只见她十分好奇的撑大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三人是那种一见就让人心情十分清爽的美丽女孩。
这时候西娜等人才现大约七、八个形象各异的联邦男女正飘在战圈之外观看着这场战事所有人都拥有在稀薄天壁中滞空的能力能量相当强盛就算在圣土中也是属于顶尖的高手。
风绿芽本来就是十分开朗热情的性子她跑过去拉起这名女孩子的手道:“妳长的好漂亮喔!妳会说圣土语啊!”
女孩也不计较眼前陌生的女孩子突然的就牵着她的手她柔柔笑道:“略通一点啦!这么说你们真是来自于圣土的客人喽!离音叔叔真的没骗人。我叫水天月是水家的人你们好!”
佟少祺指着女孩子脱口道:“水天月妳就是水天月?”高奇曾略略有提过在联邦水家的这一名美丽女孩的事情。
水天月疑惑道:“你认识我?”
风绿芽嘟嘴看着佟少祺摇头摆手一脸糗样她雀跃道:“我是风绿芽、那呆瓜是佟少祺这位冷冷的大姊姊是西娜不过她可不是圣土人喔!有机会我再向妳解释。水姊姊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水天月看着眼前一大团黑云道:“我姑祖奶奶现一股特殊强大的能量波动跟她熟悉的人很相似还以为是某个她认识的朋友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年纪这么轻的青年真是叫人不敢置信。那是你们的朋友吗?”
风绿芽心直口快说道:“那是高奇他是我们赤喉军的军团长。”
水天月秀眉一蹙这熟悉的名字在她心里起了不小的波澜她轻声唸道:“高奇、高奇真的是他吗?”
西娜突然道:“好像有人要干预这场战事了。”
随着水天月出现的七、八个人中有着一名鬓全白的女子十分特殊的是她的脸庞却十分年轻童颜鹤一身朴素的服饰脸孔肖像于水天月但她却显得成熟而妍丽风霜似乎只带给她另一种沈淀的韵味。
她的身形毫不畏惧于战圈引起的强风度不减的直穿进战圈中央。背后几名身手也十分优秀的水家高手们同样跟着进入战圈。
水天月匆匆说道:“我姑祖奶奶他们要进去了我也要进去看看状况你们呢?”
西娜点头道:“如果有人能够阻止这场战事那是最好不过周大鹏他们那方面也开始行动了不久之后就能到达。”西娜侦测到圣土的飞翼龙开始一只只从地表升空显然圣土军队已经开始要加入这场战事同时敌军这一方也从各海面调动兵力合拢了过来一场激烈冲突战又将开始。
高奇双手握紧紫电紫电上的锈红色光彩更盛刀光直逼十丈之外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红色电光沈重的呼吸声与心脏急跳动的声响占据他的耳朵在他眼睛中全是一片红色光影他看不见其他的东西。
狂哮的力量在他体内膨胀嘶吼着要冲出来自功力大成之后高奇还是第一次如此狂暴的使用力量。
整个空间以他为中心塌陷进去他就像是一个风暴中心越靠近他所在的位置密度越重空气变的极度稀薄。
顾任与所有经改造后的帝国士兵全都被高奇笼罩在一个几乎呈真空状态如球场大小的空间中。
外呼吸全都停顿下来因为根本没有空气可供呼吸所有人包括高奇自己全都将生理机能降至无的状态极度压缩自己身体的极限。
高奇大喝一声!紫电平伸刀尖对着顾任脸面直奔一点寒星如天际划过的流星。
两道人影交错而过两把圆弧弯刀一左一右绞住高奇的紫电宝刀企图控制高奇的行动。
这种弯刀居然能耐的住高奇紫电宝刀的劈砍度奇快在刀身上有着淡淡白雾但这种攻势也只能阻挡高奇那么一瞬间。
高奇运力一绞一顿两把弯刀被一股巨力迸开紫电立刻恢复自由。
“杀了他!杀了他!”顾任大声嘶吼着在护卫的保护下仓皇逃至远远的一角。
他身上的军服早就残破不堪呼吸急促脸色潮红。
在这种几乎呈真空状态中需要相当庞大的能量才能维持生理机能而顾任并没有接受过南区技研所的人体改造又在这段时日中已经习惯了不依靠阳光来补充电能原本的奇特能力一落千丈所有力量与能力不进且退又逃不出高奇所制造出来的精神障壁只能靠着其他士兵的保护仓皇失措的到处逃窜。
高奇胸口怒火丝毫不减但脸色却更冷如古井般不起一丝波澜挥刀一劈又一名士兵坠海失去踪影。
在他的领域中只有失去生命者能离开那种可怕的威胁力就算是这些一向没有什么情感波动的帝**也为之震撼。
“高奇~!”风绿芽慌张的尖叫声在这乱流狂奔的空间中显得极为渺小但居然奇迹的传进了高奇的耳朵之中让精神陷入狂暴的高奇稍稍回复理智。
骚动的空气慢慢停顿了下来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云层也稀薄了起来几缕阳光突围进入这时间仿佛停顿的空间里。
高奇双眼赤手持紫电宝刀如天人般气势凌人的环顾四周一群穿着联邦服饰的男女闯入他的领域之中几双眼睛专注的打量着他。
顾任不可一世的气焰早随着过半数被歼灭的部队沈入深海剩下数百余人的贴身部队将他围住保护着他。
他所谓的无敌部队遇上了高奇就像碰上克星一样这场战事中帝**的损失惨重让人无法想像这完全是凭一人之力所为。
“你不是他。”一句没头没脑的肯定句出自那名童颜鹤的女子之口她最接近高奇两道如寒星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
高奇心头怒火未平脸色一冷手中紫电微扬一声尖叫阻止高奇动攻击。
“高奇不要乱来!她是我姑祖奶奶。”一旁的水天月急忙喊着。
高奇赤红的眼中此时才见到水天月熟悉的身影神智总算慢慢清晰了起来从充满怨愤、痛苦的自毁思维中清醒过来。
高奇就像刚刚从一场腥红的恶梦中醒来他看着斑斑血迹的双手脑中一片空白。
风绿芽、佟少祺、西娜等人也上前探视。
“高奇你还好吧!”风绿芽关心的扯着高奇的手臂看着高奇一脸哀戚严肃她的心头像被扯下一块肉一样。
高奇了一会呆黯然说道:“我没事。唉~愤怒真是可怕的情绪连我都无法避免陷入情绪的牢狱中如果不是绿芽妳唤回我的理智恐怕死的人会更多。”
高奇眼神扫往顾任扬手高声喝道:“顾任!今天我不杀你你的罪行不该由我评断更不应由其他无辜的士兵为你牺牲。去吧!但下次如果仍在战场中相遇你该了解我手中紫电绝不会对你留情!”
顾任脸色一变再变狠道:“呸!别太得意今天算我栽在你这毛头小子手上但是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将你们全都碎尸万段!”
佟少祺举起拳头骂道:“叫你滚还那么多废话!还不快走!”
西娜道:“顾任队长不!顾任你最好早点向帝国舰队自虽然事情已经展至如此田地但如果等到帝国布通缉令的话这星际间再也没有你容身之地。”虽然明知自的命运大概差不了多少但是至少能以帝国人的身份死去这对顾任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顾任脸色寒在部队拥护下往西方天际退去。
高奇神色萎靡、身体无力的依靠着风绿芽轻声道:“这样做!沙胆沙爷爷会觉得安慰吗?”
风绿芽应道:“当然会喽!妳帮沙姊姊报了大仇耶!”
高奇摇头道:“是吗?”
“你是高奇那这小丫头该是那人的小徒弟了!”水天月口中的姑祖奶奶饶有兴致的看着风绿芽:“看来那人的眼光还不错。”
风绿芽恭恭敬敬的叫了声:“妳好!妳应就是水盈盈水前辈了妳看起来好年轻喔!一点都不像跟我师傅同年纪耶!”
高奇此时才猛想起水天月的姑祖奶奶不就是联邦著名的传奇人物水盈盈女士她的年纪早过了联邦高寿的标准但是却依然保持着年轻的外貌一身功力在联邦名人榜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眼光一撇水天月一脸哀怨的看着高奇她娇憨可人的模样一如高奇记忆中的印象。
高奇躬身抱拳道:“姑祖奶奶妳好!”
水盈盈点头缓道:“巩良那小子在离开联邦前来找过我向我提过你的事情。看来你跟‘他’也见过面了难怪你也拥有大阴阳力我还以为是……”说到最后水盈盈的眼光有些黯淡。
风绿芽连忙跑过去拉着水盈盈的衣袖道:“水前辈我师傅总是提起妳有多漂亮、多了不起我早就想见妳一面了师傅还说啊!整个联邦他就只惦记着妳一个人呢!”
“我才不信那老家伙会跟妳说这些不过你这小女娃确实挺精乖的难怪那老家伙会破例收妳当徒弟。”
“哪有?师傅每次都说收错了我这徒弟怎么教就是不开窍如果我有水前辈你的千分之一就好了。”
水盈盈点头道:“小丫头的嘴挺甜的。”
一老一少居然熟稔了起来。
水旭日当然也在其中他上前打量着高奇拍拍他的肩膀道:“看不出来当初的瘦小少年今天居然会变成这般威武的模样真是出人意料这些日子想必吃了不少苦吧!”
高奇感激的说道:“我还没能好谢谢老总裁呢!要不是你锲而不舍的派人追踪我的下落今天我也不可能再回到联邦。”
水旭日朗笑道:“这可不能全谢我最大的功臣另有其人呢!这件事情她一直挂在心上几乎每天都要念上一回。”
“爷爷!”水天月俏脸烫脱口斥道。
高奇看着水天月心中百感交集两人之间曾经有着那么一点若有似无的情愫但那已经是久远以前的事情了虽然眼前的水天月还是那般叫人心动但是水天月是否仍记得他呢?
高奇开口道:“水同学妳……妳还记得我是谁?”
水天月扬起小脸嘟着嘴道:“你可好!现在是圣土的军团长身份可不一样了在圣土两年看来是乐不思蜀可能还怨我们水家太多管闲事呢!”
高奇习惯性的搔头道:“不是这么回事因为生了很多的事情所以一直拖延了回来的日子。这两年妳……过的好吗?”
水天月脸色有些黯然道:“最近联邦生了很多大变动所有人的内能随着逐渐稀薄的天壁慢慢消退整座城市就像个死城一样谁能过的好。”
高奇神色严肃一拍胸脯道:“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彻底解决天壁的问题不管是谁都没有权力可以为一己之私而破坏水蓝星的和平。东半球的三大势力集团此时正在拟定合作条约等时机成熟联邦方面也能合作的话自然就能消弥这场灾噩。”
轰隆~~!如烟火般的光炮在海面上到处纷飞几只巨大的飞翼龙张开双翅遮住海面的阳光底下的战役正激烈的展开。
周大鹏领着圣土的精锐部队与蓝海城的防卫兵力趁着高奇破坏蓝海包围网的大好良机一举冲进敌军核心进行大规模战役。
这场战事如果顺利的话将会让蓝海脱离戴蒙的掌控改变整个战局。
水旭日举起手喝道:“今天是我们蓝海所有人民一吐怨气的时候了!”
有了圣土这批强悍的空中部队打头阵加上高奇适才所展现出来让敌人丧胆的功力一举压制了戴蒙军队的气焰打击敌军信心现在优劣情势逆转该是让蓝海自由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