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 江诀醒来之后, 李然已经不在身边,他霍地从床上挺身而起,摸了摸身旁的位置, 发现已是一片冰凉,继而一脸苦恼地抚了抚额头, 心中越发忐忑不安。
李然昨晚一夜未得好眠,索性一早起床, 到各营去查看, 刚出了大帐,便不期然地碰上了厉子辛。
深冬霜重,厉子辛的双鬓已经结了一层白色淡霜, 如两鬓添白, 见到李然,也不惊讶, 只一脸温情地望着他。
“怎么起得这么早?”
“殿下也起早了。”
被对方这么一说, 李然讪讪一笑,走过去与他并肩而立,沉声开口问道:“接下来这一战,我们有几成胜算?”
厉子辛望着犹有些昏暗的天色,叹一口气:“不到五成。”
“我也这么看, 西平这次有备而来,兵力不弱,还有舆论造势, 又可以……”
他凝眉想了片刻,终于在想破脑袋之前记起了电视剧中经常提及的那句“挟天子以令诸侯”,说道:“苏沫这回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真是想不赢都难。”
厉子辛见他神色间全是失落,笑着说道““挟天子以令诸侯?殿下所言,确实形象之极。只不过,现今就谈论输赢,还为时过早。”
“况且,殿下乃一方统帅,不该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须知,行军作战,形势虽然十分重要,但士气也同样是左右胜负输赢的关键。殿下带兵时日不足,时间长了便会明白的。”
“更何况,只要有属下在一日,就定保北烨和殿下一日安定,殿下且放宽心吧。”
对方不但句句含情,字里行间更兼兄长般的教导和鼓舞,李然一脸怔然地望着他,眉眼间隐隐都是动容。
厉子辛回望过去,眼中有包容也有温情,打趣般问道:“统帅一职非同小可,殿下如今可后悔接下这个职位了?”
李然听他一席话,心中豪气顿生,暗道厉子辛说得极对,他是北烨十五万先锋军的统帅,何须和女人争风吃醋?
江诀亲近谁不亲近谁,那都是他的选择,他李然管不着也懒得管。
“那你后悔当初的选择吗?”
李然不答反问,厉子辛默想片刻,沉声说了两个字——不悔!
“我也是!不过我是开春的冰雪堆——靠不住啊,哈哈!”
他一边说,一边自嘲地大笑,厉子辛听他说得风趣,一脸失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殿下从前太过心思深重,还是如今这样好。”
对方语气中多有感慨,李然只能找个话题一带而过,事到如今,他还是不敢把真相告诉对方。
*** *** ***
李然在营地里巡视一圈,回到大帐时天已大亮,见江诀正端坐在主位上,一脸深思之色,见了他,欲言又止间,终究还是未曾开口解释,只沉声将丁顺喊了进来,低声吩咐几句。
少顷,丁顺便举着墨玉托盘走了进来。
江诀顺手取来托盘上的那个鎏金龙纹瓷碗,递给他,一脸关怀地说道:“来,喝点姜汤暖暖身。”
李然也不拒绝,接过来几口便喝了个精光,盯着碗底沉默片刻,问道:“昨晚的事,你是不准备告诉我了?”
江诀听他主动提起此时,脸上微微一愕,李然眉眼一皱,不等对方开口,径自说道:“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不说也没关系。”
他使了这么一招以退为进的办法,江诀还能如何推脱,只能一五一十说来,末了轻叹一声,幽幽说道:“若是可以,朕绝不愿意辜负你。”
“这么说,你心里已经有决定了?”
他问得一脸淡然,也不等对方回答,继续说道:“说吧,她都提了什么条件?”
江诀下颚一抿,眸色深沉,一眼望不到底,神色复杂难辨,默然片刻,沉声说道“她替朕劝服了岳均衡,不在此刻出兵围困罗城,只求朕给她个孩子……”
李然暗自一哧,冷笑一声,问道:“那你答应了?”
他这话虽然是用问的,语气却再肯定不过,江诀盯着他看了片刻,眼中全是无奈。
李然见他一脸默认的表情,怒从心生,继而怒极反笑,最后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波涛汹涌的情绪,直直望着对方,冷冷地一字一句说道:“她想要你的孩子,就算你答应,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你如果觉得愧疚,想要补偿她,那我们就乘早散了!”
“至于这事怎么善后,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能原谅你一次,绝没有第二次!你他妈给我记着,要是敢背着我偷腥,我绝不饶你!”
对方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江诀目瞪口呆地望着他,霎时间感慨万千,他起身过去,先是居高临下地打量对方片刻,继而蹲下身去,搂上他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久久不曾言语,直至帐外有人来报,说柳雯在外求见。
柳雯进帐来,身后还跟着一年逾古稀的老者,虽是鹤发鸡皮,可眸光犀利,一脸的精明矍铄,望着李然的眼中,满满都是打量。
那老者直直盯着李然望了片刻,末了捋了捋胡须,一脸的深思,李然望向柳雯,问道:“这位是……”
“皇兄,这位便是我经常跟你提及的陈相。老相上通天地经纬之术,下知乾坤八卦之道,历经我留国三代帝王,如今虽然已逾古稀之年,却依旧健铄如初,父皇驾崩的消息,多亏有了他老人家,才得以瞒过众人十数日。”
李然听完,秉着尊老的美德,朝对方行了一礼,那老者也不客气,竟一脸淡然地受了他这一礼。
江诀在一旁默默看着,双眼微眯,眸中全是盘算。
“今日将陈相请来,是想商谈一下三皇兄面北称帝一事,陈相乃是我留国三朝元老,说话总是有些分量的。”
柳雯解释完,李然了然地点了点头,江诀沉默片刻,冷冷开口问道:“老相何故如此好心,前来助我北烨?”
他问得冷然,脸上却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陈思见他城府极深,老眼一眯,淡淡说道:“老夫助的,只会是我留国正统之君。”
他说这话时,双眼并不看向江诀,只望着李然,江诀竟然不恼,笑着问他:“既然如此,不知您老有何妙计?”
陈思默想片刻,缓缓吐出四个字——以、退、为、进!
三人一听,面面相觑地望了一眼,江诀脸色一沉,冷声说道:“以退为进?你这是在框朕吗?”
“陛下若不同意,大可不予理会。”
陈思捋着胡子冷冷一笑,江诀眯着眼打量他片刻,开口问道:“如何以退为进?”
陈思听他追问,一扬宽袍,悠悠说道:“弃通州,向南撤退,待三皇子带着玉玺到都城河阳封禅之时,老夫便会将先帝诏书公告天下。如此一来,大皇子才能名正言顺地继承我留国皇位。”
“依你的意思,朕得将他独自一人留在你留国?”
江诀语气中全是不善,陈思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江诀微微一愣,冷冷说道:“不行!此法太过冒险,朕不同意!”
陈思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微微一愣,视线在他和李然之间扫了个来回,继而就笑开了,李然和柳雯在一旁看着,一脸不解地互相望了一眼,眼中全是诧异。
“天下人人都道,北烨天子寡情薄义,却原来是世人误解。老夫今日一看,才知晓,陛下竟是个痴情种。”
“痴不痴情,那是朕的事,无须你来评头论足,你只须告诉朕,是否还有他法?”
陈思见对方并不为他所激,双眼一眯,打量对方片刻,暗忖这位年轻的北烨天子,确实不容小觑。
“若是还有其他法子,老夫又岂会让殿下铤而走险?”
陈思嗤笑一声,继而望向李然,说道:“殿下放心,老臣既然这么说了,定然有护您的法子。”
听他如此保证,江诀依旧不肯松口,阴测测说道:“小然的这层身份隐秘之极,纵使公告天下,世人也不尽信,老相如此尽心尽力地为他着想,让朕如何信你?”
这话的意思,是摆明了觉得这老头子不可靠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有这般小人的想法,只因李然的身世确实蹊跷之极,常人谁能相信?
然而,那位三皇子柳裕铨可是货真价实的留国皇子,两相对比之下,陈思选择襄助李然,怎能不让他心生怀疑?
他这么一问,陈思脸色一僵,继而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六年前,南琉曾派信使前来求援,附绝密书信一封,老夫当年唯恐留国牵扯进他国之间的混战,便私自扣下了信物,亦没有将信中的内容告知先帝,直至陛下临去之前告知一二,老夫才得知,原来信中所言皆一点不假。殿下,确系我先帝血脉,只因当初我一念之差,害他……”
他话未说完,又叹了口气,再难继续往下说。
李然倒是听明白了,原来当年柳云龙没有及时派人去救璃然,全是此人从中作梗。
真是,天意弄人!
“璃柯为保住他唯一的血脉,极有可能以假乱真,谎称他是你留国血脉,以保其性命,柳云龙对他用情至深,自然不会怀疑,你是局外人,难道就一点也不怀疑?毕竟,所谓的实情,皆出自一人之口,是非黑白,谁能作证?”
江诀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就听信他的一面之词,问得几乎有些咄咄逼人。
陈思点了点头,似乎觉得对方问得很在理,说道:“这一点,老夫自然是考虑到了。男人产子,实在太过天方夜谭,纵使先帝深信不疑,老夫也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是以也曾命人多方打探,直至三年前,三公主传回消息,称殿下竟以男儿之躯产下一子,老夫将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想了一通,这才有所了悟。”
“加之殿下眉眼间的神色确实与我先帝一脉相承,纵使老夫想否认,也没有任何意义。况且,此种私密之事,有谁能比先帝自己更清楚呢?”
江诀听他说完,不点头也不摇头,沉默着没有再发问,李然倒觉得这老人所说不假,也句句在理,没什么漏洞。
江诀挥了挥手,示意柳雯先将此人带下去。
那二人一走,李然盯着对方看了片刻,说道:“老实说,他那办法倒也不错。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安排得好,或许还能一并解决掉你那个贤妃的问题。”
他这么一说,江诀就有些好奇了,笑着让他解释,李然正欲开口,恰逢帐外小卒来报,说贤妃的婢女在帐外求见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